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奇闻推荐 世界奇闻网(www.qiwen.org)收集最新世界奇闻奇事,奇闻异事,灵异事件,奇闻趣事,UFO外星人,未解之谜,门事件等文章,图片及视频。
当前位置:奇闻网 > 奇闻异事 > 奇人奇事 > 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标签:杨炳莲
更新时间:2017-09-27 10:39

杨炳莲是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,在二十世纪初那个混乱的时代,军阀土匪横行,有不少的良家妇女都被土匪捉去当作压寨夫人,杨炳莲就是这样一位妇女,而他的丈夫就是在当地无恶不作的大魔王张平,在当了几年的压寨夫人后丈夫就被击毙了,杨炳莲年仅28岁就守寡了,所幸的是并没有因为是压寨夫人而遭受批斗处分。

杨炳莲是谁?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,有一个风景如画的村落高峰乡李家洞村张家坨,如今这里还保持着淳朴的民风。每一位来到此地的客人,除了看风景,也会带着满心的好奇去看望一位老人,她就是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——杨炳莲。

杨炳莲与张平相识: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1922年,张平花100多块银元买了一支汉阳枪,一年后,当上了当地团防局副局长。在他的要挟下,没多久局长便逃之夭夭,张平自任团防局长。他吃喝嫖赌,样样都沾,并干起烧杀掳抢的勾当。1928年,张平经人介绍到一二八师的一个旅长舒安卿手下当副官。1935年,他随舒安卿部到永(顺)、保(靖)一带“剿共”。就在这里,他看上了杨炳莲。

当时,杨炳莲家在永绥县城经营一家杂货店,卖针、线、甜酒等。杨炳莲记不起第一次见到张平是什么时候,“只是觉得这个当兵的很奇怪,隔一两天就来店里买一根针或一根线”。有一天,张平又来买一根线,杨炳莲把线拿到柜台,张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元。“我说找不开,要他另外拿零钱出来。他说不用找了,拿着线走了。”过了两三天,张平又来了。这一次,不是一个人,和他一同来的还有驻防永绥的最高司令长官舒安卿。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张平和舒安卿的到来让杨炳莲的父亲不知所措,还以为他们是来找麻烦的,当听说张平看上了他的女儿,要明媒正娶时,这个老实巴交的小生意人高兴了。杨炳莲也觉得“这个人应该不是个坏人”。张平上门提亲后不到一个月,就把杨炳莲娶进了门。

“嫁过去我才晓得自己是张平的第三个老婆。”杨炳莲说,她开始也担心张平会像对前两个老婆那样对待她,“可是慢慢地我发现,这种担心没了,结婚大半年,他还像结婚两三天那样对我”。婚后第二年,张平随舒安卿开拔宁波抗日。临行前,他把杨炳莲安置在老家张家坨。

杨炳莲压寨夫人生活: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张平为了谋求一官半职拿鸦片贿赂很多的官员,一个土匪头子摇身一变成为了国民党党员。后来从浙江回到了古丈县当上中队长。继任后更是为非作歹残害百姓,再被告状后撤去职务,张平带着妻儿和心腹回到了李家洞老巢,当不上司令当草寇王,占不了古丈占李家洞。1944年,张平当上了古丈自卫团副司令。杨炳莲也真正过上了“太太生活”:“以前家里只有做饭和收租的佣人,1944年开始,家里佣人多了起来,连养鸟养狗都有专门的佣人。以前别人喊我杨氏,这一年起,别人喊我司令夫人或司令太太。”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张平发现鸦片的“好处”后,开始在古丈县等地种鸦片。他用鸦片换枪,又把枪高价卖给百姓,美其名曰买“自卫枪”,规定家家要买,不买不行。他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,有土地税、人头税、出谷税、存谷税、子弹税、碉堡税等。虽然当年到处传说:“天见张平,日月不明;地见张平,草木不生;人见张平,九死一生。”但杨炳莲说她没亲眼见过张平杀人。她的“司令太太”生活就是“白天逗逗鸟、遛遛狗,晚上玩牌,有时也看‘坐堂戏’”。

张平让杨炳莲“少管男人的事”,但她还是经常劝张平少树敌,多积德。“我背着他做一些赎罪的事。当时附近的村民都要交鸦片税,我就悄悄给一些交不足的村民发假凭证,说是交足了。有的人家断了粮,我就叫人送粮食去。”1949年,张平被委任为国民党暂编第11师少将师长。就在新中国成立那一天,张平还派人袭击了酉水河上的解放军运输船队。

杨炳莲侥幸生存: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1950年3月3日,张平的张家坨老巢被攻破。他带着杨炳莲和5男3女8个孩子到处逃窜。逃跑数月后,张平让杨炳莲带着孩子回娘家或张家坨。半年后,张平被击毙,当地的军民将其枭首示众,这样的死后“待遇”在湘西剿匪的历史上并不多见。28岁的杨炳莲成了寡妇。

杨炳莲: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 一生不平凡的经历

村民说,张平的后人至今都住在李家洞,老宅子虽然年久失修,破败不堪,但即便在60年后的今天,这样规模的“豪宅”在湘西山区的乡村中也是难得一见的。杨炳莲对她后来的生活轻描淡写:“区政府人员对我讲,‘据群众反映,你为人忠厚,从没拿枪干过坏事,还帮助过老百姓。政府对你宽大处理,放你回家,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。’张平被枪毙后,我以为我也完了。结果还好,我基本上没受大的批斗。